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鉤沉>

詩人說“夢”——詩詞品讀碎語之十三

來源:發布者:聶鑫森時間:2019-06-17

在古今詩人的作品中,“夢”字的出鏡率很高。“秦娥夢斷秦樓月”(李白《憶秦娥》);“閑夢江南梅熟日”(皇甫松《憶江南》);“西風瘦馬追前夢”(聶紺弩《六十》)……數不勝數。在新詩作品中,也是如此:“幾回回夢里回延安,雙手摟定寶塔山。”(賀敬之《回延安》)

“夢”,其一是睡眠中所見;其二是醫學名詞。睡眠中出現的一種生理現象;其三比喻虛幻、幻想。如夢幻、夢想。(見《辭海》)

“夢”是人的一種精神活動,既有記憶重現的成分,又有因對某人某事思之過深所產生的幻覺紛呈,來無蹤,去無影。德國弗洛姆所著《夢的精神分析》一書,他在序中說:“我們的許多夢境,在形式上和內容上與神話相同。”夢的奇幻感、不確定性,以及隱含著的許多玄妙意味,成為一個審美的重要領域。于是,詩人說“夢”也就成了一種常態。

“夢”是美好的愿景。妻子渴望在夢中與遠征在外的丈夫團圓,怕鶯啼破夢而驅趕之。“打起黃鶯兒,莫教枝上啼。啼時驚妾夢,不得到遼西。”(金昌緒《春怨》)陸游一生期望為國建功立業,統率千軍萬馬殺敵而收復失地,故有“醉里挑燈看劍,夢回吹角連營”(《破陣子》)的向往。

“夢”是一種對往昔生活的追憶。宋人陳與義的《臨江仙》上闋云:“憶昔午橋橋上飲,坐中都是豪英。長溝流月去無聲,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。”下闋卻說:“二十余年如一夢,此身雖在堪驚。”這個“夢”是昔日場景的再現,也是此后“二十余年”生活的一個概述。唐人杜甫的《夢李白(二首)》,“故人入我夢,明我長相憶”;“三夜頻夢君,情親見君意”;“冠蓋滿京華,斯人獨憔悴。”表達了杜甫對李白的思念、敬仰和悲憫。

李白的《夢游天姥吟留別》,是他壯年時期因受到權臣的排擠,離開京城后所寫的詩。夢游天姥山,展現的卻是一個奇瑰無比的神話世界,有絕妙風光,有神仙穿行其間,表達的是他對殘酷現實的不滿,向往身心自由的情愫。“我欲因之夢吳越,一夜飛度鏡湖月……千巖萬轉路不定,迷花倚石忽已暝。熊咆龍吟殷巖泉,栗深林兮驚層巔。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煙。列缺霹靂,丘巒崩摧。洞天石扉,訇然中開。青冥浩蕩不見底,日月照耀金銀臺。霓為衣兮風為馬,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,虎鼓瑟兮鸞回車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”接著寫他從夢中醒過來,所有的美景消失,又重回現實,于是慷慨一呼: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,使我不得開心顏!”

唐人李賀的《夢天》一詩,也是極有特色的。全詩為:“老兔寒蟾泣天色,云樓半開壁斜白。玉輪軋露濕團光,鸞珮相逢桂香陌。黃塵清水三山下,更變千年如走馬。遙望齊州九點煙,一泓海水杯中瀉。”詩評家李元洛兄評曰:“全詩句句寫天,也是句句寫夢,夢在天上,天在夢中,一個想象奇幻的天上世界,一派浪漫主義的奇情異彩,一朵鬼才之詩的璀璨奇葩。”后四句寫從太空俯瞰大地,九州如九點煙,大海似一杯水,不正是如今宇宙飛船上眺望地球的景觀嗎?千年前的夢想,因高科技的發展而成了今日之現實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欧洲秒速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