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鉤沉>

“并頭對”與“聯尾對”——詩詞品讀碎語之十二

來源:發布者:聶鑫森時間:2019-06-14

漢語言從來有便于作成對偶的特點。“把對偶形式由偶然產生發展成為有意識的大量創作,這是魏晉以來逐漸講究聲律的結果……直到唐人近體詩的格式全部完成之后,又定出一種共同遵守的規格,就是兩個長短相同的句子構成對偶時,在相同的地位,它的語義要相當(也就是虛實相當),字調要相反(也就是平仄相反),才算適合對偶的法則。”(龍榆生《詞學十講》)如排律、五律七律中的頷聯和頸聯。

這種對偶的修辭手法,在唐宋及后代的詞中,也被大量使用。學者陶然《填詞叢談·詞的對仗》稱:“關于詞中是否必須用對仗,歷來有些爭議。有些人認為應該從嚴,如果一首詞的某個位置古人多數都是用對偶句,那么就應該嚴格遵守。”比如《浣溪沙》上下闋的首二句,《西江月》的首二句,《木蘭花》上闋的三四句等。對句從三字句到七字句,皆有先例。其類型有“一般的對句”“領字引起的對句”“鼎足對”“隔句對”“并頭對和聯尾對”。此中的“并頭對”與“聯尾對”,頗有意趣。

何謂“并頭對”?即“兩個對句的前半部分有一字或幾字相同,后半部分不同,因為是頭上幾個字相同,所以叫并頭對。而它又仿佛一個‘人’字,故又叫人字對。”(《填詞叢談》)如宋人李之儀《卜算子》:“我住長江頭,君住長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見君,共飲長江水。此水幾時休,此恨何時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負相思意。”下闋前兩句的頭個字為“此”,故稱“并頭對”。又如:“無邊煙水,無窮山色。”(向子諲《秦樓月》)

“鼎足對”與“并頭對”并用的,三個字數相同的句子,而頭一個字又相同,如:“無窮官柳,無情畫舸,無根行客。”(晁樸之《憶少年》)

還有領字引起的“并頭對”,“對一張琴,一壺酒,一溪云。”(蘇軾《行香子》)“對”為領字,三句的頭個字皆為“一”。

五代詞人馮延巳《長相思》一詞,上闋頭二句和下闋頭二句皆用“聯尾對”:“紅滿枝,綠滿枝,宿雨厭厭睡起遲。閑庭花影移。憶歸期,數歸期,夢見雖多相見稀。相逢知幾時?”第一字的“紅”與“綠”、“憶”與“數”不同外,后兩字皆相同。“聯尾對”定義為:“兩個對句的后半部分有一字或幾字相同,仿佛一個“Y”字,所以也叫Y字對。”(《填詞叢談》)

清代納蘭性德《采桑子》:“誰翻樂府凄涼曲?風也蕭蕭,雨也蕭蕭,瘦盡燈花又一宵。不知何事縈懷抱?醒也無聊,醉也無聊。夢也何曾到謝橋。”上闋和下闋的三四句,皆為“聯尾對”。

還有李清照《一剪梅》中的“才下眉頭,又上心頭”,可稱“聯尾對”的典范。

詞中的對偶句,相比律詩中的對偶句,可嚴對也可變通,變通的如“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(岳飛《滿江紅》),“功名”與“里路”就是一例。而“并頭對”與“聯尾對”,則更體現其自由活潑的格調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欧洲秒速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