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周邊>

獨進秦嶺 博士遇熊!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06-12

獨進秦嶺 博士遇熊!

在給小熊拍照時被大熊撲倒,面部被嚴重抓傷

用腳蹬石頭發出回音,被困38小時奇跡獲救

從6月8日下午4時左右被熊撲倒受傷,到10日上午6時許獲救,一名博士生在秦嶺山里被困了38個小時。

接警:男子上山被野生動物攻擊,受傷跌落山崖

6月8日下午4時許,西安市公安局鄠邑分局太平森林派出所接分局指揮中心轉警稱,紫閣峪有一驢友遭遇野生動物攻擊跌落山崖,要求出警。

派出所值班領導迅速帶領民警前往事發地開展救援,并聯系當地向導和救援隊。

經了解,受傷驢友王某,男,28周歲,江西人,西北工業大學博士生。8日上午,他獨自一人叫了滴滴,到紫閣峪后開始登山,目的地是張良洞。下午4時左右,王某突遇野生動物,被攻擊后受傷跌落山崖。

民警到達現場后,立即在紫閣峪登山口組織開展救援,8日下午5時20分,鄠邑救援隊、曙光救援隊、陽光救援隊組成的第一梯隊共10人朝張良洞方向進山開展搜救。

期間,西安公安鄠邑分局、鄠邑區秦保局、鄠邑區應急救援局、景區管理局等單位迅速成立聯合指揮部。鄠邑救援隊、曙光救援隊、先鋒救援隊、秦嶺救援隊、陽光救援隊、三秦救援隊等6支救援隊和當地村民、向導等200余人參與救援。

此外,西北工業大學還調撥6臺無人機,西安市公安局指派警犬支隊參與搜救。

搜救:發定位后移動了200多米,險些失去獲救機會

9日清晨6時許,指揮部又派出了兩組救援隊員進山,接替8日晚在山上忙碌了一整夜的救援隊員,“我們在山上找了一夜,能看到熊的腳印,但沒有傷者的痕跡。”救援隊員說。

那么,王某究竟是不是遭遇了狗熊襲擊呢?民警和救援隊員了解到,王某在出事后,給女朋友和同學都打過電話。救援隊聯系了王某的女友,她說,“8日下午3時54分,他給我說他被咬傷了,讓我幫他報警。他說被咬傷了頭部,流血比較多,嘴也受傷了”。

接到電話后進山的120急救人員也證實,王某在電話里也說自己遇到了熊。當地人說,每年的三到六月份,狗熊會為了保護幼崽而攻擊人,而王某所要前往的張良洞附近,就有一個熊洞。

10日清晨6時42分,經過一天兩夜近38個小時的不懈搜救,受傷驢友王某終于被找到,生命體征平穩,意識清醒,身體有外傷,尤其是面部,被嚴重抓傷。

救援人員透露說,在救援開始時,親友提供了一個定位,他們也很快到達了定位的地點,那里兩邊都是懸崖,并未發現王某,他們還用繩索下探到崖底尋找,也沒有消息,“早上6時許,救援隊在定位的附近呼喊時,聽見了回應,根據聲音找到了王某。原來,他發了定位之后,還移動了200多米。另外,9日,他也看見了空中盤旋的無人機,可距離太遠。而10日早上,聽見我們呼喊時,他用腳使勁兒蹬石頭,發出聲音,使自己獲救”。

幸運:為小熊拍照遇襲,慶幸“我還活著”

救援人員說,王某告訴他們說,在快到達張良洞的時候,他遇見了一只小熊,他在給小熊拍照時,沒注意旁邊還有一只大熊,就被大熊撲倒了,右眼受傷嚴重,面部流了很多血。

據了解,在下山的途中,王某說得最多的就是“我還活著”。

10日下午,西安交大一附院整形美容頜面外科主任舒茂國介紹說,傷者意識清楚,能說話,腰部和雙手都有傷。外傷很嚴重,需要先評判其顱內和胸腔內是否有出血,是否危及生命,再注射破傷風和狂犬疫苗,然后送往手術室,做急診手術,對外傷進行處理。

提醒:野生動物不斷增加,進山游玩莫忘安全

一名參與救援的人員說,紫閣峪在戶外圈被稱為是死亡峪,峪口多,線路復雜,直線距離三四公里,但步行就得六七個小時。這次救援,共有200多名救援人員參加,保守估計,一人每天的費用是200元,兩天下來,人力物力的成本近10萬元。

10日,太平森林派出所民警說,這是近幾年第一次接到游客被野生動物襲擊的報警,“隨著野生動植物資源保護力度的加大,秦嶺地區熊、羚牛、野豬等具有攻擊性動物的數量不斷增加,活動區域也隨之擴大,游客進山游玩一定要選擇成熟路線,盡量結伴同行,切不可獨自一人進入人跡罕至的林區”。 (《華商報》6.11)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欧洲秒速时时彩